天华国际认为,美联储年内的几次加息利率的连续上涨会对投资黄金的价格产生重大冲击

天华国际认为,美联储年内的几次加息利率的连续上涨会对投资黄金的价格产生重大冲击

2018-03-22 10:55:27热度:作者:来源:

 随着美联储年内4次加息预期升温,全球资本市场“美元荒”正汹涌而至。

截至3月19日19时,3个月美元同业拆借利率(Libor)一度触及2.2018%,创下2008年底以来最高值,加之美元隔夜拆借利率(OIS)涨幅收窄,至1.4463%,令Libor-ois利差扩大至2009年5月以来最大值55.5个基点。

由于Libor-ois利差一直被视为衡量美元流动性松紧的重要参考指标,随着上述利差持续走高,全球金融市场对美元荒的担忧悄然加剧。

在美银美林利率策略师Mark Cabana看来,美元荒现象的出现,主要受到三大因素影响。一是美联储年内加息预期从3次增加至4次,令美元3个月Libor持续上涨,助推Libor-ois利差不断创新高同时,也让全球大型银行纷纷惜贷,令美元流动性逐渐吃紧;二是今年美国预算协议计划发行逾万亿美元国债募资,等于从资本市场大幅抽走美元流动性;三是美国税改政策落地正吸引越来越多美国企业开始将海外利润返回本土投资,间接压缩了全球美元流动性。

“若本周美联储举行的3月利率会议在加息同时,进一步释放鹰派加息声音,那么Libor-ois利差还将持续走高,加剧全球资本市场与投资黄金的价格以及美元荒困局。”他分析,这势必对逾百万亿美元金融衍生品的定价造成巨大冲击。

根据瑞银相关报告统计,截至今年2月底,当前全球金融市场约有350万亿美元金融衍生品产品和贷款与Libor相关联,若Libor与Libor-ois利差持续走高,这些金融产品需要重新调整定价以应对潜在的利率风险。

“首当其冲的,是美元套利交易因美元融资成本走高而被迫退潮。”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坦言。

“美元荒”忧虑袭来

“起初,多数金融机构还认为美元Libor-ois利差扩大,仅仅是短期现象,但后来他们意识到自己的想法错了。”对冲基金Axi Trader首席市场分析师James Hughes指出。

一是今年以来欧洲兑美元期货的投机净空头持仓连续两个月增长,净空头仓单一旦增加至历史新高值365万关口,表明大量全球资金正在押注美联储年内加息4次与美元libor持续大幅走高;二是欧元兑美元的货币互换点差从去年10月的30个基点扩大至70个基点,触及2008年次贷风暴与2011年欧债危机爆发期间的价位,预示着美元头寸正变得供不应求。

“越来越多国际投资机构开始相信美元荒正悄然来临。”James Hughes直言。美元荒的出现,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因素,就是近期美国财政部的现金余额大幅攀升,美联储基于缩表的需要,很可能对此征收超额准备金率,令全球美元流动性进一步吃紧与Libor-ois利差持续扩大。

上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透露,当前市场还没到借不到美元的境况,但2月以来美元拆借利率的确在不断攀升,1个月前他所在对冲基金开展3个月杠杆交易的美元融资成本是同期libor+35个基点,如今这个价格变成同期libor+50个基点,直接导致其杠杆融资成本增加了约30个基点。

“别看这30个基点的涨幅,不少美国高利率债券与蓝筹企业债券之间的利差量化套利交易因此变得无利可图,只能被迫退出市场。”他坦言。

套利交易被迫“缩水”

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Libor-ois利差持续扩大,逾百万亿美元金融衍生品与贷款正受到日益严峻的估值调整冲击。

瑞银发布的最新报告称,以2.2万亿美元浮动利率贷款规模为例,其中1.1万亿美元是信用评级在BB-以下的贷款,约6900亿美元贷款还加了杠杆。若美联储年内加息75-100个基点,这部分贷款或许还能承受融资利率抬高冲击,但若libor-ois利差涨幅超过美联储加息幅度,那么这些贷款融资方就可能难以承受高利率之重,最终被迫违约。

“此外,与美元套利交易相关的各类利差交易也会遭遇融资成本飙涨波及,不得不选择离场。”James Hughes直言,以往不少国际投资机构喜欢高杠杆借入美元,然后兑换成新兴市场高息货币投资当地债券,赚取美元与新兴市场高息货币之间的利差。如今,随着美元libor融资成本走高,这种套利交易也因收益缩水而变得“风光不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随着美元libor-ois利差走高带动美元兑日元汇率互换点差扩大至75个基点,一种新的套利交易开始应运而生。具体而言,持有美元的投资机构更愿意借出美元,然后再借入日元沽空赚取利差、汇差双重收益。

“不过,近期这类套利交易规模也开始缩水。”Mark Cabana直言,一是日本套利机构不愿承担过高的美元借入融资成本,削减了以日元为抵押,借美元投美债的套利交易规模;二是近期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由负转正,也让不少日本保险公司将更多资金投向日债,进一步削减了美元融资需求。

与此同时,此前不少国际投机资本借美元兑换成人民币,押注人民币汇率持续单边升值,如今美元融资成本上涨抬高了这类套利交易的操作成本,令这些投机资本只能“铩羽而归”。此外,美元libor-ois利差走高,在加剧美元荒状况抬高美元融资成本同时,也令中美利差面临新的收窄压力,迫使一些短期国际资本开始撤离人民币资产。

“这可能促使人民币汇率从年初以来的单边升值,向双向波动转变。”他认为。不过,这取决于本周美联储如市场预期般加息后,中国央行是否跟进“加息”。

美联储三月会议即至,2月以来,各期限的美元LIBOR都在持续攀升,且均已经在2009年的高位。

LIBOR即伦敦同业拆放利率,代表银行间拆借短期资金的成本。LIBOR利率上升,代表借贷成本上升。

金融危机后,在全球低利率以及央行宽松政策的压制下,LIBOR一直处于纪录低位。2015年美联储开启加息以来,美元计价的LIBOR总体呈现上升趋势。

三个月期的美元LIBOR升势最为显著。今年以来,三个月期美元LIBOR的利率已经累计上涨超过0.5个百分点。

这或许与去年12月通过的美国税改有关。税改关于海外资金遣返的部分,带来了美元融资的压力,进而影响到美元流动性。彭博援引Advocate Capital Management 首席执行官Scott Peng观点称,海外遣返资金的需要激发了短期商业票据的需求,三个月期LIBOR利率被抬高。

当然,短期债券发行量的增加也是利率上行的原因之一。自从今年2月美国国会同意延长债务上限至2019年3月后,美国国债的发行量显著增加,但花旗认为,这不是利率走高的主要原因,税改带来的短期美元信贷需求仍是主因。

常被用于衡量美元融资成本的三个月期LIBOR-OIS利差,已经扩大至55个基点,同样为2009年来最高。过去几年间,LIBOR-OIS利差上一次升至类似水平,是在欧债危机时期。

花旗预计,技术面上导致的LIBOR-OIS利差扩大可能会继续,而这有可能令金融收紧的幅度超过央行官员此前的预期,即美联储预计的加息步伐。

花旗策略师Matt King等在报告中提到,这种利差扩大引发了对投资黄金的价格的普遍紧张情绪。